这里断,盾铁初心,请多指教!

【嘉瑞】Revive

我特么爆炸!!Boommmmmmm——————(幸福的飞升)他们真好!!!!!!

老患🍻:

*是瑞瑞的生贺(悄悄混更


*果然还是想写写十一集相关,有捏造,质量堪忧


*尝试发电x3


 


文/老患


 


 


 


 


嘉德罗斯没放过格瑞脸上任何蛛丝马迹。倒不如说他只将目光放在这个被自己视为对手的家伙身上。从他强势邀请格瑞与他一战,从格瑞唤出烈斩时往右边睇去一眼。


 


精细的分析系统不带感情的解释充斥嘉德罗斯的脑海,那是名为担心、想要掩护的表情。至于对象连猜都不用猜,右边儿的除了那两个带球的渣渣还有谁?嘉德罗斯面色不豫地撇了下嘴,正想再刺激几句——就像之前做过那样,可没想到格瑞这次居然先发制人持刃冲了过来!战意几乎是瞬间被点燃,浑身上下任意零件都因武器的碰撞而兴奋叫嚣,对,就是这样格瑞,这就是我想要的!


 


嘉德罗斯你简直……


不讲道理。


 


谁也不会听见的低喃碾碎在两道刺目光亮之间,烈斩紧贴神通棍从下平擦至上,带出星星火花也将自己送去了嘉德罗斯近前。雪青与灿金的双眸相撞,短暂的一瞥中格瑞无法从那片骇人炽热的海里读懂任何东西,但足以轻易被灼伤,惊骇似的他很快移开了,两人也暂时分开,互相警惕着矗立于半空中。


 


“难得格瑞你会主动打过来,终于搞清楚自己的定位了吗?”


“别开玩笑了嘉德罗斯,你还是什么都不懂。”


“哼。”


 


看似毫无意义的你来我往奇异地不似往常那么硝烟味严重,嘉德罗斯敏锐察觉到这一丝微妙,而这正来自格瑞身上,不过他尚未得出结论。老实说这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嘉德罗斯的兴趣,只要对象是格瑞那么他愿意分出时间去思索。或许打完这一场之后。


 


于是酣战继续。


 


雷德与蒙特祖玛依旧选择去找其他乐子——只有雷德单方面觉得那是乐子。本来就是嘛!嘉德罗斯大人和格瑞的战斗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插手的,更何况正巧那个杀千刀海盗团还送上白花花的人头,上次的账可还没算清呢。


 


“雷德。”


“怎么了怎么了祖玛,你脚痛吗?”


 


看见你我头痛。蒙特祖玛一如既往无视雷德发病,略微谨慎起打量四周,这处迷宫从不久前就在由外部产生变化,原本就崎岖不平的石壁争相上下滑动着蜂拥而至。


 


“你注意点嘉德罗斯大人。”多的不再说,蒙特祖玛率先弹跳到一处石壁顶端,追随那道金色身影而去。雷德懒懒地哎了两声,身手却也敏捷地跟了上去,也是哈,不过他们到底要打多久啊。


 


两人已经打到了迷宫最高处,视野一下子放宽,茫茫灰白的背景里只有这两抹年轻鲜艳的色彩,就像画家不小心将画笔上的粉墨给顺手甩上画布那般。他们脚下的迷宫仍然在各种花式变形,亦有头顶上方因空间扭曲而冒出来的他处陷阱悄然接近。


 


上下两处快要合并在一起了,可他们视若无睹地持续这场交锋,仿佛永无止境。


 


嘉德罗斯感到前所未有的爽快。独自一人待在山巅的居高临下他早就厌倦了,参赛者在他眼里无异于卑微虫豸,无论有再多本事也只是些不入眼的小把戏,连走到他跟前与他对战的勇气与资格都没有,他更不稀罕去踩踏一颗随时能被踩碎的石子。


 


——直到格瑞出现。


 


“哈哈哈!可以啊,格瑞!”


“……啧。”


 


这个总是形单影只的少年用那把巨大宽阔的刀刃隔断了自己瘦削的身形,仿佛也一刀斩断了弱小,无形中把自己划入强者的圈内。嘉德罗斯是这么认为的。接触以来,他至始至终将格瑞划为能站在他眼前的唯一存在。这不需要什么该死的分析,这就是事实,他嘉德罗斯认定的事实。


 


啊啊,碍事……!


 


眼看迷宫即将合拢的一瞬,嘉德罗斯异常恼火地低咒出声,随即毫不犹豫地把神通棍杵陷进平面里——格瑞被弹飞到不远处的当头就下意识迅速朝嘉德罗斯那边看。不知是否错觉,在两人即将被迷宫给一并合拢吞噬的时候,烈斩被神通棍突然猛力震开来,因此格瑞也顺势不得不往后退了好几米远。有那么几秒他捕捉到那根熟悉的围巾被劲风掀翻划出凌厉的圆弧,随即立刻被无情地掐断于两堵墙壁间,发出巨响。


 


就是这几秒、那看似不经意的举动,令格瑞觉得胸腔里有某处也像被谁掐了一爪,向来冷静的眸子流露出几分他永远不会知晓的惊诧。这不应该是面对嘉德罗斯,因为他总是那么嚣张自大不是么?


 


格瑞站直了身体,朝旁边扫了一圈,发现了足够突破的出口。可以了,战斗没必要再继续,金他们应该也逃到够远的地方,现在就得离开。


 


想是这么想,少年却奇怪地并没有付诸于行动。他垂眸沉默片刻,最终做出了事后连他自己都说不出缘由的决定。


 


 



 


 


浑厚纯粹的金色原力犹如纠缠交错的藤蔓疯狂向天空延伸,神通棍被它们紧紧包围缠绕,仍在不停膨胀伸长,紧实的石壁愣是被硬生生从中撑开一层又一层。嘉德罗斯跳到神通棍侧边,双手撑到上面传输原力。


 


格瑞躲到了一个不会被嘉德罗斯立马发现的角落,从这个角度他可以清晰看到嘉德罗斯的侧脸。这个人好像只有在跟他打架的时候才会露出类似兴奋过度的表情,越激烈越如此,甚至还会克制不住笑出来。当然,一贯的张扬傲气。平常他不怎么会碰到嘉德罗斯,刻意回避是其一,其二这家伙倒也并非天天闲得只想跟自己干架。


 


思及此便也自然而然垂眸望向那人,嘉德罗斯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意外的专注,像是传输原力就是他现在要考虑的唯一一件事,鬓发绕过耳畔与那珠黑曜般的耳坠向后飞扬,闪烁着近乎无机质却又惹眼的光芒。


 


他做什么都这么一头热的吗?


眼里只装得下一样东西,一旦是自己瞧中的目标便绝不放手,就似野兽盯上猎物,利齿刺入血肉那一刻便意味着再无松口的可能。气势更是格瑞有限见识里的独一份张狂,每回碰到就躲不了被横冲直撞地挑战,不应?可以啊,把多事的杂碎全扫趴下就不存在障碍物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格瑞真的拿他没办法。


哪怕金他们不在场,他大概也只有应的份。


 


眼下嘉德罗斯后背空无一人,由于长时间为神通棍传送原力就算是他也有些会力不从心;看上去比格瑞自己还单薄的背影多少暴露了细微的破绽。格瑞与他打过那么多次,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嘉德罗斯的出招轨迹。


 


低垂的睫毛轻颤,不知想到哪儿去了的格瑞轻抿下唇,那抹金色身影在他眼中竟变得几分恍惚——尽管如此,他也从未觉得有真正了解过这个外传的“人造人”。


 


退一万步,他就……这么无畏地将后背暴露出来吗?只要他嘉德罗斯想,做好保护措施不是没可能。


 


如果,如果他在这个时候,爆发原力变换烈斩形态,数以千发刃风朝下劈砍而去,嘉德罗斯肯定不能完全无伤避开。


 


“——嘉德罗斯大人,当心!”


 


蒙特祖玛的惊呼扯回了格瑞跑偏的思绪,他仿佛心领神会地看向神通棍顶方,那里再也承受不住这么蛮横的力量而从旁边炸碎了不少巨大石块,径直冲嘉德罗斯砸下!


 


雪青瞳孔蓦地紧缩,格瑞狠狠咬下牙龈,这人怎么回事,在那儿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躲开?!自己却先于思考行动了,几个跳跃就来到神通棍旁边,反手抄起烈斩——


 


……


 


不过一息间,石块在尚未伤到嘉德罗斯分毫之前就被彻底劈碎,数以千计的碎粒好似一场加了特效的豪雨,淅淅沥沥将这天地笼罩起来,绵延不绝。


 


嘉德罗斯单手仍撑在神通棍上,维持仰视的姿势微沉下眼帘,眼底的光亮如同炉窖里新熔铸出来的鎏金徽章。格瑞悬浮在神通棍的顶端,垂下那颗总是不服输的头颅与他默默对视。饶是相距不远,嘉德罗斯依然无法轻易得出结论。


 


比如他无法解释此时此刻这份极具张力的氛围为何会使他有种沉淀下来的安定感。


 


周围碍眼的碎石已全数落地,天地也终于停止动荡,他们就这样保持对视好像还有点奇怪。嘉德罗斯不禁思索格瑞此举的原因,可脑海里还未启动分析就被他给自行屏蔽了。


 


那些又有什么所谓。嘉德罗斯勾起一抹微乎其微的笑意,这种新奇的感觉还是头一遭,是格瑞带给他的。哪怕那些石头全都砸到他身上他也能承受下来,顶多不过损坏几个不重要部位的零件。可被格瑞亲手挡下这个额外选项,倒也不坏。


 


“哼,真是多事。”


而非……多管闲事。


 


 







格瑞不置可否,撇开心里那股自己都搞不懂的莫名其妙,利落触地。对面嘉德罗斯也收起神通棍还原尺寸,却仍是挥退了赶来的雷德祖玛,眨也不眨地凝视着格瑞,好像要固执地得出个什么答案似的。


 


格瑞犹豫地顿了顿,这家伙怕不是还要打?可看样子又不是……不过以防万一,他把烈斩扛到肩上,转身欲离开:“行了,就此收手吧嘉德罗斯,我不会跟你打了。”


 


对方并没有回答。


 


而且安静过头了吧,就跟没人儿一样悄无声息的,难道已经走了?这样也好。格瑞松了口气。


 


然而他身后传来了算不上轻缓的脚步声。


 


格瑞拧起眉,心下升出不合时宜的烦躁,又转了过去看他还要搞什么名堂:“都说了我不奉陪……?!”


 


话音当即截断在喉咙,锁骨前的上衣拉链被人猛地扯过去,格瑞一个趔趄站不稳,烈斩都差点掉地上——他再度与嘉德罗斯相撞。只是这次两人之间没有武器阻隔,他赤|裸|裸地、完完全全地被锁定在那片赤金洋流里,动弹不得。


 


他们近到连头发都纠缠在一起,嘉德罗斯就差个几毫米就能给格瑞来个头槌。


 


年轻的王十分淡定地勾住格瑞的衣领拉链,他一点儿都不担心格瑞会挣扎——只要他动一下上衣就别想要了。于是嘉德罗斯无所顾忌地使用这难得的“特权”,将格瑞震惊到凝滞的表情好好刻进他的人造海马体。他说不出来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想去做他就会毫不犹豫实行。


 


格瑞被他盯得头皮发麻,抬手擒住嘉德罗斯的手腕:“你到底想干什么,放手。”


 


他确实是不敢用力,嘉德罗斯这人没什么不敢的。


……可是这也太诡异了!


 


格瑞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和嘉德罗斯没架打然后相处会是什么样,他不善言辞,嘉德罗斯也不像会主动找除了对战以外话题的。所以现在这什么情况?缄默不言的嘉德罗斯整个人的气场都有所收敛——格瑞不知道他是否一贯如此。眼前这人仅是半敛眼眸,不过分冷淡也不过分热忱。


 


这令格瑞浑身都不对劲,还不如跟他再打一架来得正常。


 


“……嘉德罗斯,你是不是疯了。”下一句如果是让我跟你打我肯定答应。


“不?我只是确认一件事。”


 


出乎意料的,嘉德罗斯轻声说完这句就松开了手,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说格瑞。”


 


后者忙着整理被扯乱的衣领,懒得理他。可微动的耳尖还是泄露了他在听。


 


“下回再见面你就会知道了。”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再也不见。格瑞还是忍不住翻他白眼,快速整理完就闪身离开了。其实刚刚他就不应该出手帮他吧。


 


嘉德罗斯弹指间回收神通棍,金黄耀眼的原力碎片就如转瞬即逝的烟火。他作出了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举动——缓缓抬起手,放置于左侧胸膛。


 


人造人不存在属于人类跳动的心脏。可这里从方才开始就很热,隔着手套也非常明显。


于是他想,他已经知道了那个答案。


 


 


Fin.


 


 


患:题目有苏醒的意思,不过全文也没有很按着这个意思来写……主要是全程边听着My first story的Reviver边码字的,敲键盘敲得都要自燃了。


 


若是把文名理解成嘉对瑞的感情苏醒,倒是可以的w就是可能我没怎么很好表现出来orz但是十一集戴不戴cp滤镜在表现这二位的性格上都很棒,个人认为。


 


嘉瑞不打架我想不出正常情况下他们有什么交流,也许彼此间更多的是静默,而这份安静是富有张力的,不是什么人都能介入的。杜撰了一下那个对视的后续,脑洞是嘉的若有所思后苏醒了一些陌生的情绪,他还需要时间去真正得出结论。可这不妨碍他明确目标,那就是格瑞。


 


阅读愉快,老患爱你们!


最后再一遍!瑞瑞生日快乐!


 


2017.12.14




友情: @此木。  @椰子丸  @橙味盐汽水  @Joyi 

评论
热度 ( 150 )

© し米斤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